桃李满园
  师生风采 返回首页 | 返回上一页

人生无味?未读东坡

    添加时间: 2017-5-3 16:59:04 点击数:957
      

    人生无味?未读东坡

    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豪放是苏轼;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”多情是子瞻;“谁见幽人独往来,飘渺孤鸿影。”寂寞是东坡。

    至此,世人皆叹他何等一位天纵奇才;羡他心有伊人钟情一生;感他生不逢时明珠蒙尘。千百年嘈杂喧嚷,淹没多少高评细论,连他几许自语也一并淡化。幸而风未消失,月也不曾离开。言是东坡有道:人间有味是清欢。

    九死难荒吾不恨,兹游奇绝冠平生。后人喜欢读其诗无外乎他始终亢言直论,作品真笃诚恳又不失旷达豪迈,自得其乐更与民同乐。然而细心者饮水思源便不难发现,狼毫之下流露出的,亦是他亦庄亦谐的本性。

    少年时读《范滂传》,范滂的果敢无畏看得苏轼心潮澎湃。抬头便问母亲:“长大以后就做范滂这样的人好是不好?”母道:“你若能做范滂,难道我不能做范滂的母亲?”冥冥之中似早有预见,后来的苏轼,自读书到入仕,无时不将“果敢”诠释的淋漓尽致。十一岁时,为应付科举考试,经典古籍必须熟背。书籍不加标点,为的是让学生予以标点时彻底了解内容知识。当然,文学措辞也不可忽略,因为作文章时所用词汇皆从此而来,这背诵记忆艰难费力,东坡竟不以为然,抄书反成了练字的由头,不惧繁琐,用功极深,以致于后来多次向皇帝拟旨从不曾茫然无措。

    惊才艳艳也敌不过等级森严,入仕后的第一场任命,是大理评事,签书凤翔判官。充任判官,审理案件,颇使他厌烦无味。正赶那时旱象出现,经久不雨,恰为东坡寻乐指明了去处。他要以雄辩之才,为百姓祈求上苍普降甘霖。渭水以南太白峰上有一池塘,住有雨神龙王,东坡此刻正汇通身之力集于口舌,以“天旱也无益于龙王”为由面着那方水塘滔滔不绝。下山之后,天空已然乌云密布,全乡人黑压压一片。祈雨文念完,仿佛有求必应似的,霎时大雨倾盆而下,接连三日,雨水不绝。遍野欢声之余,这位“判官”已乐呵呵的回家把后花园改为“喜雨亭”了,更不忘赋诗一首刻于亭上。

    这一位从不信鬼神之人,真是一心为民也好,实为无聊寻乐也罢,他确是身体力行的做了。独乐不如众乐,方是真性情的显现。

     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

    在使馆任职那年,因得良机饱览名迹而开怀不过几天,便堪堪受下迎头一棒:妻子二十六岁便因病香陨,遗下一子年仅六岁。苏父为儿子颇感惭愧,成婚数年从未许过她安乐生活,便决定葬于苏母坟茔之旁。后来在杭州的那段欢乐时光,使得此地称得上是东坡的第二故乡。当时的杭州繁华热闹,且歌妓与官衙公务也互相往还。东坡不似前人对“歌妓”敬而远之,凡有歌妓酒筵,欣然参与,交流往来并不规避。并非他贪恋美色,不过是性情开阔,因而确有几位关系密切的红颜知己,有一位后来成了他的小妾。于是又道他冷心冷清,新欢一至,旧爱了无形影。直到妻子逝世十周年,东坡不声不响,俩首小词遥寄情思。尤记那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”悲情难掩,凄艳令人心伤。

    人生百味,如屈伸肘。何者为贫,何者为富,何者为美,何者为陋?或糟糠而瓠肥,或梁肉而墨瘦。东坡一生,有悲有喜,有苦有乐,可起伏辗转不抵他一世清欢。一如他曾几何时所言: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    莫大的悲哀,并非得日日感怀到不能自已。多情如东坡,亦没有沉溺于这份哀情,而是怀惴这份情思,依旧潇洒谈笑在这繁花世间。

    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

    身在仕途,不得不面对的勾心斗角与利害谋算,与东坡天真淳朴的品性格格不入。加之他嫉恶如仇,食物凡不遂心者,必以诗文讽刺。当朝奸佞借机大作文章,情势所迫,东坡只得幽居黄州。公务骤闲,东坡倒也不算浪费时光。雨天,东坡大约要贪睡一刻;近黄昏时,东坡则一人漫步在庙宇花园,寻胜探幽。有朋友写诗送去安慰,字里行间感伤无比,东坡提笔作诗一首反去劝朋友看得开点。七月仲夏,东坡与友人驾一叶扁舟在江上共享夜景。

    江面白雾茫茫,东坡以歌和萧,萧声悲恸,歌声袅袅不绝。友人触景生情,见长江之无穷叹生命之须臾,东坡不以为然,道人生在世,可想天地之美,品江河之味,自不变者而观,则物与我皆无尽也,友人欣然而笑。

    孤鸟南飞,狐啸四起。这位东坡居士,再不用为官场的明枪暗箭劳神,却与远离了自己曾一度憧憬的慢慢仕途。理想的摇篮载着灵魂忽的沉没,人也就变得空洞。可正是这位东坡居士,以他一贯的通透豁达,深陷低谷也活的风光霁月。山水风光,闲趣野乐,锤炼出他一副清瘦的欲望和丰盈的灵魂。

    作者:高一(8)班 蔡红霞

铸钢件搅拌机配件安徽规划院合肥灯室太阳能控制器